游客,你好!登陆/注册
·求书
联名卡

千世宠

作者:柚子Sama
人气(0)评论(0)字数(0.34万)评分(0)收藏(0)连载

”“小红?”“不行,“请主人赐名!太没品了!”“翠花?”“不行,这也没品!”“菊花?”“哎呀哎呀,我喜欢菊花这个名字!”........“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....额...搞错,最霸气的男人!”“扶桦啊扶桦,枉你还是浮生殿的殿主,你的高傲和冷呢!怎么全变成二啦?还有还有,什么叫做最漂亮的女人.....哼哼哼....女人你欠调教了吗?”“魔主饶命!”

最新章节

第2章 02:浮生殿(二)(2020-02-22 18:38:55)

同类热门
  • 逗逗娃种种田:农女喜临门逗逗娃种种田:农女喜临门倾情一诺|古言现代励志姐林心安前一刻才站在事业的顶峰,下一刻就被空难发配到了莫名的时空,奶奶的,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,更倒霉的是这穷地方连水都快没得喝了。烂草屋,破门窗,缸无米,地无粮,一家十几口,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,守着群山碧湖,愣是各个面黄肌瘦,精神萎靡。唉,上辈子是个穷孤儿,这辈子好歹有相亲相爱的一家人,还能怎么办,挽起袖子把活干吧!……
  • 重生之嫡女皇后重生之嫡女皇后郁轩|古言前世,傅卿云柔弱仁善,继母小林氏和妹妹傅冉云骗走她所有的嫁妆,丈夫安国公淳于湛被傅冉云的丈夫淳于沛害死,傅冉云又联手弟弟傅焕云害死儿子淳于蘅,淳于沛夺了爵位。傅卿云先受辱,后和女儿被傅冉云淹死,含恨重生回到十四岁。这一世,傅卿云誓死复仇,将上辈子所受的屈辱,千倍百倍地还回去。
  • 庶女弑王妃庶女弑王妃漂亮的菇凉|古言前世荣华一场,不过云烟,转瞬,嫡妹夺走属于自己的一切,自己最终却只落得葬身火场。重来一世,自己为报仇,不惜一切,明知危险,却与第一次见面的他合作。嫡母,嫡妹相继得到报应,自己却得知身世有异,一次次经历中,也结识了自己爱的,恨的人。【片段一】“夏侯思微,既是你先提出的,你日后若是反悔,我便剥了你的皮囊做灯。”月光下的男人,如王者,如恶魔,明知危险,却依然扑向他。【片段二】“思微,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一段时间不见,你我像陌路人一般。”“殿下,当日我问过你,是权利重要还是亲人。你既已做出选择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我还是相逢不相识的好。”【片段三】“夏侯思微,我给过你体面和风光,既然你自己不珍惜,非要如此。今日也就怪不得我了。你恨我也罢,爱他也罢,只要你现在是在我身边,就够了。”
  • 系统无良:商女有钱,就是任性系统无良:商女有钱,就是任性幽玥雪|古言技高性率的女主+专情冷傲的男主+无良的系统=潇洒闯古代他言:你知不知道,树大招风,财多招祸?她言:没关系,我懂得财不外露他宠她,纵她,她回娘家,他便说: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她闯祸,他邪笑:玥儿,只要是你做的事都是对的,我为你撑起一片天,看谁人敢欺你
  • 我与你一世爱恋我与你一世爱恋醒目蘇|古言乱世之中,悲欢离合长安街;硝烟战火乱世情。乱世硝烟过,春日南去,英雄歌,美人归,气贯山河,情天动地。
  • 蒹葭绕指柔蒹葭绕指柔采葭黎朔|古言神秘的种族、神秘的身份、皇室的纠纷……一幕幕呈现,究竟结局会如何呢,敬请期待。
  • 太后娘娘千岁太后娘娘千岁故人知酒|古言一朝穿越,女主成了朝梁国史上年纪最小的皇后岳明落,得知危在旦夕的皇帝年过半百,她差点晕死过去……不久,老皇帝驾崩,她以为自己将会过上锦衣玉食、高枕无忧的日子,不料,那老皇帝的第七个儿子从边疆赶回来‘当上了皇帝……咦,这日子过得怎么跟她想的不太一样?此文免费!
  • 腹黑邪帝:神风妖妃惹不起腹黑邪帝:神风妖妃惹不起伴之若安|古言一朝穿越,却穿越成了一名货真价实的“废物”。这口气她怎么能忍!看本神医如何虐死你们!“主人~你终于来了!”某个类似土豆的物体泪汪汪的看着她。“额……土豆,你想干啥!”“呜呜呜~我是神兽啊!”晕!正在她翘着二郎腿数钱的时候,妖孽来了!强大如他:“娘子~为夫来暖床啦!”“你走!我不认识你!”“娘子这是红杏出墙,不要为夫了吗?”某妖孽泪汪汪……她,再次晕倒!
  • 青鞵约青鞵约之乎乎|古言理想版:秦家第九女,素来以容貌冠绝,端庄内敛。初国国师,相传有风华无双,法术通天。一日才子佳人遇。普及版:披着大家闺秀白兔皮的天才毒女,相传有容貌冠绝,端庄内敛。实质善变狡诈,空有容貌。隐藏于国师光环下的白袍俊医仙,相传有风华无双,法术通天。实质弱不禁风,装神弄鬼。总结为假皮上下的相爱相杀。与子此生共布衣。
  • 腹黑者们腹黑者们真人不露馅|古言一号腹黑,长相灵秀的二八少女,实则是个巧言善辩的地痞无赖,偷抢拐骗,一应俱全。二号腹黑,风采俊雅的文弱王爷,实则是个工于心计的权谋高手,运筹帷幄,掌控全局。三号腹黑,四号腹黑……还在解锁中腹黑与腹黑的联盟,强强联手,解内忧,平外患,居庙堂之高则清君侧,扶明主,处江湖之远则攘外敌,保河山。浮生乱世,家国情仇相萦绕,是进是退?是攻是守?爱恨缱绻,执谁之手?敛尽锋芒,步步为营能否步步为赢,半生谋划,获一生所求还是得不偿失?十年相思如一梦,离人不知。默然相守是孤苦,不如江山为聘,娶吾心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