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,你好!登陆/注册

千面魔君 第24章

”,那人离开了,宋研好奇道?“他是谁?你们认识

,刹那间,吴一凡急步奔出,宋公明掷铜钱飞出,只见一物闪过铜钱,直追宋研,吴一凡步法虽妙,但那细小之物灵性十足。急追不放

?“你是何人。”千面魔君质问道

,一阵优雅之声由远而近,仿佛克制细小之物。细小之物顿时化为尘埃消失了

,宋公明终于从深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与之相符的人。千面魔君,据传言:千面魔君带什么的面具就让人什么样的死法

,那人也不讲话,该喝酒便大口喝,该吃肉便大口吃。并不着急

,可惜,吴一凡怒火攻心,激发潜能,虽伤势多几分,却浑然不知。掌法一出

镖物不可交……”,宋研小声道,“爹,不可

,“你说与不说,重要吗。”千面魔君失去了耐心,出手即是杀招?优雅公子并没出手阻止

,千面魔君没料到吴一凡会拼出内伤一搏,这一招,寒劲气带着蛊毒回到了自己身体,一口寒血喷出,他无法恋战,此蛊毒无解药,一寒一阳刚。他从未想过自己中了自己的蛊毒,双掌相对,心里便生了退意

,宋研一句说不出口,异样看着吴一凡,似乎她从来未真正的认识过这男子。心中的波澜一时半刻无法言表

”,吴一凡问道,“一个人,不会用剑。却带把剑在身边

。“你不应该坐这里。”吴一凡看到了杀气

”!“谢谢

”,“过份。”千面魔君依旧沙哑道,“你接下断头钱,就己经是死人了,让你多活一日?好象很不大情愿的样子

”,宋研不懂,正要问却发现吴一凡进房休息,只好问宋公明,“爹?他们说什么为何我不明白

”,那人喝口酒,问道?“我应该坐哪里

”,那人笑道,“你又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,我只是来谢谢你。这把剑送给你

,宋研点了点头。但目光一直看着二层楼阁

,宋研欲开口。却被宋公明制止了

,打开天书,无名口诀不慬,反复练习只有些胀痛,还有九式手法,也无法模拟,没有实力?怀中有天书又如何

”,那人笑道,“我以为你喜欢。其实我最擅长用毒

”,“这代千面魔头竞以蛊示人,我想看看面具下你的样子?不知魔头赏脸否

”,吴一凡平静道!“千面魔君

”,面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笑,紧接着一位镖师倒地,那脸上挂着笑,无声息的死去,众人惊慌,宋公明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,千面魔君手轻摸下面孔!质问道,“在下未免太过份了吧

”,觉得这人有三分面熟,只是时间久远无法想起,丑面大汉脸颊上汗流不止,心中的恐惧己经刻在脸上,惊恐道,“放开我,宋公明细细观察!我不想死,众人望去,来者一身黑衣,却戴着十分恐怖双目滴血面具,声音沙哑,快放开我

”,千面魔君沙哑笑道,“等我取了镖物。让你见一见我的真容又何妨

”。“这里人并不多

”,怕惹下杀身之祸,千面魔君阴爪手一出,抓住石头来招借力打力,轻易化解攻势,冷笑道,宋公明疾手急射,只教他一招?“形似神不似,说,五连法己经是极限,一排石头力道各不一,虚实难辨,当年随手交他此招的神秘人,此招手法有九,虚实伪真,神鬼莫辩,这招何处学得

”,那人吃口肉,讲道。“是不多

,一旁的众人惊呆了,优雅公子生了结交之心,但他尊贵的身份不容他有半分屈尊结交,他有种想试试这位名不经传的同龄人,算了,胡家庄的事未解决,不易节外生枝。随着千面魔君负伤而去

”,优雅公子缓声道。“这镖你劫不得

,一个奇怪的人,穿着打扮甚是怪异,也不理会吴一凡等人愿意不愿意便拼到一桌上,大口吃肉。大口喝酒

”,“我也不明白,他有自己的路,女儿,刚才那人极厉害,有杀气,却被他三言两语化为无形,研儿。不要对他产生好奇

,有种虐杀的快感,然而,他落空了,对手的身法了得,寒气顿增,步法悠然,白净的手寒气逼人。只要击中,吴一凡出手便要倾尽全力,生硬的步法慢慢让必胜占据了,心无杂念,方能小成,寒劲气加上特配的蛊毒,千面魔君不记得江湖新秀中何时冒出这号人物,不过,在他眼中,此人口出狂言,步法再玄妙,也只是他手下的败将,一招,对手定会痛苦万分

,宋公明只是猜测吴一凡出身非凡,他只想顺利压完这镖。那块天下第一镖的匾就非他莫属了

”,“优雅山庄!优雅公子

哼……”,宋研气道,“为什么要告诉你

”,吴一凡踏步而上,怒道,“江湖难不成是你一人的江湖,既然武林无路可寻,那我就走自己的路!我的规矩便是江湖的规矩

”。“看来你只是给自己找个动手的理由

”,那人停下所有的动作,严肃道,“很像说明我还不是他?你为什么不说他象我

”,“交出镖物。可免一死

”!“是我

”,吴一凡起身上了二层阁楼,那人并无任何阻拦,他笑了下,讲道。“你很像一个人

,众人大吃一惊,明明未做一举一动。却结束了人的性命

,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于馨儿父亲珍爱之剑,再见此物只能睹物思人,难道馨儿有危险。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这样迫切想找一个人,该离开了。有时他想,天书是不是阴谋,无法解开,吴一凡早看出这剑眼熟:武林中真有传言?天书出,浩劫现

,吴一凡笑了笑。不言语

,瞬息间,丑面大汉残叫着,双手捂住双眼,那血从手指间滴出,不出片刻。便躺在地上停止了动作

”,宋公明心中苦不堪言,对手实力强大,随即抱拳道,“我说出?可放行

,凭什么以贵贱决定生死,他目光中升起了奋斗的目标,那年,我在江湖,不曾后悔,不曾气馁,这武林凭什么以资格论英雄。我的路,吴一凡自己只是吐尽心中的郁气,他从未想过高调的嚣张,只是觉得这江湖,你不懂

,吴一凡策马开路,前方却是落脚的地方,三三两两人进进出出,看到镖旗时。也有人顿生邪念

下一章连载中
同类热门
  • 冷杀游侠冷杀游侠一颗米|武侠一部武林绝学,一场血案,引发的背后故事。主角为报家仇努力的故事!
  • 系剑逍遥系剑逍遥素人俗人|武侠落日映山涯,独仗剑,一生逍遥,乱世间,凄凄惨惨,一生匆匆,行行走走,走走停停。问世间几多轮回,几多苦,尽尝人生,苦与悲,漫天悠悠,青草为伴,一人一剑,行天下。天下之大,唯一江湖之词可以形容。
  • 踏上江湖踏上江湖娇小浩浩|武侠西门寒星,万梅山庄最后一位少庄主,他背负着振兴万梅山庄的使命,肩负着血海深仇,他被迫踏上了这个热血而又险恶的江湖,却掀起了腥风血雨,杀戮不断,他信命,却从不认命,他的道路充满了艰辛,但他却用一生抒写了一段轻狂剑歌!
  • 人生长恨水东流人生长恨水东流举樽笑风月|武侠吊儿郎当的江湖小子凡尘,沉稳缜密的富家少爷昶钧,清丽贤惠的公主涵晴,娇俏可人的美女盈汐,华山派大弟子孙峰恺,武林大侠之女伏瑶,平凡的农家女子葵兰;面对意欲君临天下的武林盟主仇天,他们的前途险象环生,步步惊心。《吸功大法》《万剑归宗》《醉卧乾坤》《风吹浪打》一部部武林秘籍揭开面纱......
  • 中华神拳中华神拳诸葛板栗|武侠一个土生土长的渔民子弟,一个饱受欺凌的乖学生。在一次被小混混欺凌的过程中,得到一名拳手的帮助,从此踏上了一条强者之路。本书的主线是一名拳王从饱受欺凌成长为职业拳手的故事。
  • 谁主逍遥谁主逍遥死力本尊|武侠叶尘,一个悲催的穿越者,这里不是熟知的武侠世界,也没有令人羡慕的系统,有的只是帅气的面容和不羁的灵魂。本文侠为重,义为先,想要主角一将功成万骨枯的,请出门左转,十字路口往北走。
  • 侠影剑侣侠影剑侣陳泽龍|武侠传说江湖上有一间修罗客栈,它来自于阴阳两界。没有人知道它究竟坐落在什么地方,也没有人知道它的主人究竟是谁?但是他每次在江湖上出现的时候,总是能掀起一股令人胆颤的腥风血雨。有的人说这是恶魔的残暴;也有的人说罪恶的洗涤。但无论如何,却始终没有人看到过它的真正面目……
  • 断生行断生行隔岸又观彼岸|武侠江湖如雨,恩怨似刀。再锋利的刀,割不断绵绵的细雨。时常吹牛的老乞丐,爱掏鼻屎,总称自己是高人;瘸右腿的老和尚,严肃而怒眉;留着山羊胡子的臭老道士,背着桃木剑,喝酒睡懒觉;老不修的算卦先生,带着个伶俐的孙女,坑蒙拐骗样样全;......这是老江湖落日的余晖。喜欢听书的少年郎,爱穿绿衣的人间仙子,偷看禁书的小胖和尚,摆弄机巧的世家子......这是新江湖的大千气象。江湖庙堂,相看两厌;江湖不老,人心不死。
  • 剑梦流歌剑梦流歌汐风碧痕|武侠楚云歌是翠云斋的一名伙计,一天他得到了一把剑,这把铜剑长八尺,周身上下刻着几个字,就在他接过长剑的一瞬间,仿佛灵魂附体,武了一段武功,却是失传多年的剑法。此后,他遍踏上了降妖伏魔的旅程。旅程中,他被卷入了一个阴谋,而阴谋的主使,竟是她……
  • 江湖轶闻江湖轶闻竹中小妖.CS|武侠你可曾有单人只剑闯荡江湖的梦想,你可曾向往着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?但你可知道,那些令人向往、追逐的东西永远只是江湖最为肤浅的一面,真正的江湖就好像是一个交织着无数光亮与阴沉的世界,这其中有豪气干云、策马西啸,但更多的是隐藏在其之下的那些暗流和怪诞。这是无数的轶闻,也是无数的血泪,这就是江湖。